颐和园建园270周年系列|国宝大迁徙中的颐和园文物

2020-12-11 来源: 浩瀚旅游快讯

关于解放前南迁文物北返一案的文件

在中国园林博物馆举行的《园说道Ⅱ——颐和园建园270周年文物特展》中,有一组取名为“关于解放前南迁文物北抵一案的文件”的展品。这组显得斑驳的档案资料,在众多文物精品中看起来憧憬,甚至在观展中不易被忽略,但是在它背后,却引向一段颐和园历史上鲜为人知的传奇经历。

民国时期排云殿内的陈设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七七事变战争。为躲避日寇的掠夺和长期的战乱,发生在1933年的故宫国宝大迁徙,是中国文物保护史上最富裕传奇性的著名事件。1933年3月21日,北平市市长及故宫博物院院长收到行政院急电:“本日本院第九二次会议决议:北平颐和园内尚存有西清古鉴铜器八百余件,宋元名磁、历代字画等物,均系由故宫移入,归市政府管辖,改置之郊外,殊有未妥,不应一并交由故宫博物院监运南来,妥为存放。”

民国时期仁寿殿内的陈设

尽管国民政府行政院急电中颐和园文物“均系由故宫移出”并不符合事实,但在收到颐和园文物随故宫南迁的指令后,3月22日北平市政府第190次市政会议决定:“管理颐和园事务所系本府统辖机关,所有该所古物既已奉令南迁,应由本府遵照自行办理。惟办理手续应有数点:(一)事平后仍应将该项古物运至本市留存。(二)装运时应会同故宫博物院及地方各团体、并管理颐和园事务所,当场跟同装箱,报以公开。(三)所装各箱应由本府会同地方各团体,进封市府及故宫封条。(四)所有装运铜磁器等物件数及箱笼总数,应呈报行政院备案,并令管理颐和园事务所先行备箱,照册点明古物数目,以备装运。”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的北平市政府对颐和园文物未来归属权的敏感、重视以及适当措施。

从1933年3月24日至5月15日,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经过三批挑选出装运,监运代表们认为颐和园已无珍贵文物,剩下物品已没有再南运的必要,在批示北平市政府并获得批准后,颐和园南迁文物的整理准备工作结束。而随故宫文物南运的两千余件颐和园文物菁华,也自此踏上了颠沛流离之路。

文物集中于太和门前广场准备南迁

南迁国宝先期运往上海存放,后南京修筑文物留存库,1936年底移到南京朝天宫库房。1937年初,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正式成立。1937年8月,日军在上海挑动“八·一三”事变,“淞沪抗战”打响,南京形势日趋急转直下,国民政府旋即要求将南迁国宝向西南后方撤离。西迁路线共分北、中、南三线。其中颐和园文物随“中路”与“北路”西迁。

故宫南京分院留存库建筑工程奠基典礼

中路:南京-汉口-宜昌-重庆-宜宾-乐山

1937年11月初,上海失守,行政院急令国宝迅速移往。11月至12月间, 9300余箱文物南京下关市码头抵达运往湖北汉口,此为“中路”,是三路西迁文物中数量最多的一批。

中路文物西迁输运路线图

文物到达湖北不久,南京失陷,汉口也时常响起空袭警报,经故宫博物院马衡院长向行政院批示后,决定运往重庆。汉口至重庆的水路须经宜昌运输,1937年12月24日至1938年1月6日,文物陆续运抵宜昌。从宜昌到重庆的航段,要逆江而上转入三峡,因冬季水浅,须要改换小船,从1月9日启运,前后共19批次,历时近5个月,5月22日全部运抵重庆时。经点查随故宫中路西迁的颐和园文物共计527箱。

官窑方花盆

随颐和园第一批文物南迁,装第9号箱,时名“宋官窑方洗”,1951年北返分配故宫博物院。

1938年10月,日军攻破武汉后,开始对重庆实施轰炸, 1939年3月,故宫博物院马衡院长接到行政院指令,要求在三周内(4月23日前)务必将存渝文物运离重庆。经故宫理事会商议,决定将存渝文物经宜宾货运运往四川乐山县的安谷乡留存。

北路:南京-宝鸡-汉中-成都-峨眉

在接到国宝撤离的命令后,故宫方面就要求由水陆两方面进行。陆路迁运以火车装载,陕西为目的地,此为“北路”。

北路文物西迁输运路线图

1937年11月20日北路文物开始装运,分载三辆专列,沿津浦铁路北上,由徐州转陇海铁路经郑州、西安,于12月到达宝鸡。北路共抢运文物7200余箱,其中颐和园文物40箱。

1938年2月22日至4月10日,文物由宝鸡出发,运往汉中文庙及宠城郊外的三处祠堂留存。1938年5月26日文物由汉中始运往成都,到1939年2月27日将遗汉中城内文物清运完,而遗褒城的文物直到6月27日才全部运完。1939年5月,行政院下令文物缩月底前全部撤走成都,经彭山于6月17日全部运往峨眉,而褒城所剩的文物于7月11日汇聚峨眉。

故宫峨眉办事处库房

经过十余载颠沛流离,抗战胜利后,南迁国宝于1947年底运回南京。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1949年冬,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派郑振铎、赵万里等人组成的华东工作团文教组主持人文物北抵,并于1950年1月23日在南京装车建大,1月26日到达北京。

1950年1月24日,颐和园得知南迁古物已北返的信息后,分别呈文政务院及北京市人民政府,请将南运颐和园文物归还颐和园。2月16日,文化部函复说明北抵古物由中央统一调度。4月,文化部文物局奉令正式成立“北返颐和园文物清点鉴定分配临时委员会”,由北京市人民政府、颐和园、故宫博物院各一人及文物局二人构成。5月16日,在文物局召开的会议上,初步确定了颐和园北返文物的分配原则:“(甲)有关清代艺术品,如慈禧生活有关之器物,尽量分配颐和园;(乙)有关历史考古器物,可分配故宫方面,补充有系统的陈列品。”

1951年1月由文化部文物局罗福颐、故宫博物院唐兰及颐和园金恒贵参加,清点分配颐和园文物983件,其中拨归颐和园部分总计326件。1953年颐和园殿堂改陈,经与故宫博物院洽谈,拨给颐和园南迁文物瓷器40件、书画2件。

“国宝南迁”是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史上的壮举,其历时之久、迁徙地域之广、文物数量之巨,均为世界少见,也堪称世界文物保护史上的旷世传奇。此次展出的这两组档案史料正是颐和园参与国宝南迁后北返文物分配的涉及报告、会议纪要以及文物分配原则,是颐和园参与此历史事件的不朽亲眼。

青金石御题翠云岩山子

随颐和园第二批文物南迁,装第254号箱,时名“乾隆御题翡云岩一座”,1951年北返拨归颐和园。

慈禧油画像 清光绪

随颐和园第二批文物南迁,装有第298号夹板,时名“西太后油画全身像代玻璃镜座”,1951年北返拨归颐和园。

青花缠枝花卉纹梅瓶 明宣德

随颐和园第一批文物南迁,装第8号箱,时名“明宣德白地青缠枝莲梅瓶”,1951年北抵分配故宫博物院。

官窑青瓷贯耳瓶 宋

随颐和园第一批文物南迁,装第4号箱,时名“宋官窑贯耳壶”,1951年北返分配故宫博物院,后拨给中国国家博物馆。

*图文版权归颐和园所有,如须要刊登请标明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上一页:兵马俑中,发现一张连专家都难以解释的“脸”,如今禁止出国展览

下一页:都江堰一次特殊的岁修

相关阅读